您所在的位置: 北京刑辩大状网 >律师文集

律师介绍

刘四国律师 北京刑辩大状网为刘四国l律师创办,刘四国律师,法学硕士,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刑事业务部业务主办律师,北京市朝阳区刑事辩护专业委员会委员,盈科律师学院特聘讲师、盈科律师事务所全球总部重大疑难民商事诉讼专业委员会委... 详细>>

在线咨询

联系我们

律师姓名:刘四国律师

电话号码:185 0128 5838

手机号码:18501285838

邮箱地址:27339583@qq.com

执业证号:11101201110047250

执业律所: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

联系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和东路20号院正大中心2号楼19-25层 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

律师文集

应如何认定滥用职权罪追诉时效期限的起算点

应如何认定滥用职权罪追诉时效期限的起算点

 

近年来,在公安机关开展的“清网行动”中,不时发现一些被通缉人员通过公安机关有关人员的渎职行为,在户口登记过程中,违反规定办理身份证,从而“漂白”了身份,给通缉工作带来了巨大的困难。但是此类案件中,违规办理身份证的时间和“清网行动”中发现通缉犯的时间往往相距较长,如何把握渎职罪的追诉时效期限,成为疑难问题。根据刑法第89条第1款的规定,追诉期限从犯罪之日起计算;犯罪行为有连续或者继续状态的,从犯罪行为终了之日起计算。关于“犯罪之日”的含义,司法实践中存在“犯罪成立之日”“犯罪行为实施之日”“犯罪行为发生之日”“犯罪行为完成之日”“犯罪行为停止之日”等不同的理解。本案在审理中,对于如何认定被告人沈某某滥用职权的追诉时效期限,以及是否已超过追诉时效期限的问题,存在着两种不同的意见。第一种意见,即公诉机关的意见是,滥用职权罪的追诉时效期限,应当从危害结果发生和呈现后,即符合构成要件之日开始计算,并非以行为实施之日开始计算。本案中,沈某滥用职权的行为,虽然发生在2007年,但直至20119月在逃犯张某在部队漏网之日,沈某滥用职权的行为才造成恶劣的社会影响,从而符合滥用职权罪的构成要件,应当从20119月起计算追诉时效期限,本案没有超过追诉时效期限,应追究被告人的刑事责任。第二种意见,即一审、二审的法院意见是,“犯罪之日”,应当理解为犯罪成立之日,即犯罪行为符合全部构成要件之日。沈某滥用职权的行为的犯罪后果,在张某更改身份证号码后,于2007121日应征入伍时已全部产生,沈某的行为,在当时已经符合滥用职权罪的犯罪构成要件,故追诉时效期限应当从2007121日开始起算,本案已超过了5年的追诉时效期限。


我们同意一、二审法院的意见,具体理由如下:

一、本案追诉期限,应沈某滥用职权的全部犯罪后果产生之日起计算

依照刑法第397条第1款的规定,滥用职权罪属于结果犯,即除了有犯罪行为以外,还应当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的利益遭受重大损失,这一后果发生才构成犯罪。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渎职刑事案件适用法律有关问题的解释(一)》第6条的规定,以危害结果为条件的渎职犯罪的追诉期限,从危害结果发生之日起计算,数个危害结果的,从最后一个危险结果发生之日起计算。


首先,本案中需要明确被告人沈某犯罪行为发生的时间。20071024日,沈某签署同意张某变更户籍信息申请;同年1029日,同案人刘某审批同意更改;同年102日,公安网上系统审批同意更改,张某出生时间由1991127日更改为1989127日,后身份证号码也做了相应的更改。20071118日,沈某在张某《应征公民政治审查表》上“常住户口所在地公安派出所审查意见”栏上签署意见,此时其犯罪行为已经实施完毕。


其次,本案中需要明确被告人沈某犯罪行为的危害结果发生时间。检察机关认为20119月张某被抓时,沈某渎职行为的危害结果才发生,追诉期间应从此时起起算;一审、二审法院认为,县武装部出具张某“政审合格”的意见,2007121日张某入伍之时,沈某渎职行为的危害后果已经发生,追诉期限应从此时计算。我们同意后一种观点,司法实践中,渎职犯罪的情况复杂,渎职行为造成损害后果的情形也较为复杂,有生命损害、健康损害、物质损害等不同的损害后果,在认定发生时间上也不尽相同。就本案而言,沈某滥用职权造成的后果有两个:一是因为张某原来网上追逃的身份证号码在全国人口信息系统中无法查到,致使其抢劫的犯罪事实得不到及时的追究;二是张某于2007121日应征入伍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部队。如果从“漂白”身份妨碍司法机关及时追究张某刑事责任的角度来看,沈某的渎职行为的危害后果从违反规定为张某更改户口登记,导致张某身份证号码被更改时,就已经开始产生。到张某应征入伍时,危害后果就已经全部产生。因为从张某经入伍之时起,司法机关查处逃犯的难度大大增加,妨害了司法机关的追讨行动,从而危害社会的安全,此时的损害后果也可以理解为“其他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情形”,因此,从2007121日,张某入伍时,沈某渎职行为的危害后果就已经产生,其滥用职权行为符合犯罪构成要件,构成滥用职权罪,其追诉期限应从该日开始计算。


检察机关认为沈某滥用职权的行为的犯罪后果至20119月张某被抓获时才发生,实际上是混淆了刑法理论中的继续犯和状态犯的概念。继续犯也称持续犯,是指作用于某一对象的一个犯罪行为,从着手实行到行为终了,犯罪行为与不法状态在一定时间内同时处于不间断的持续状态的犯罪,如非法拘禁罪、窝藏罪等。继续犯有以下几个特征:第一,行为人出于一个故意实施一个犯罪行为;第二、犯罪行为必须持续一定的时间;第三、犯罪行为与犯罪造成的不法状态同时继续。这是继续犯重要的特征。继续犯实施的犯罪行为往往一经实施犯罪造成的不法状态,即犯罪客体遭受侵害的状态就已经形成。犯罪行为的继续,也就意味着犯罪不法状态的继续。而状态犯,是指犯罪行为已经实施完毕,但犯罪行为所造成的不法状态仍在继续。状态犯的典型特征是属于构成要件的犯罪行为先行结束,不法状态单独持续着。继续犯与状态犯,虽然都有不法状态的继续,但两者的本质区别在于:继续犯的不法状态,从犯的行为实施起就已经产生,而状态犯的不法状态产生于犯罪行为实行终了。继续犯实行行为本身的持续,行为的持续导致不法状态也在持续,也就是说继犯的行为对法益的侵犯在持续,行为的构成要件符合性在持续。而状态犯发生侵害结果之后,行为的构成要件符合性没有持续,仅仅是犯罪的不法状态在持。因此,刑法第89条规定,犯罪行为有连续或持续状态的追诉期限,从犯罪行为终了之日起起算,这是刑法对连续犯和继犯追诉期间所做的特殊规定。


我们认为滥用职权罪属于状态犯,而非继续犯。滥用职权罪的犯罪行为实行终了后产生不法状态,即侵害结果,此后,侵害结果虽然一直存在,但滥用职权行为本身已经实行终了,没有持续,因此,追诉期限应从滥用职权行为造成的侵害结果发生之日起起算,而不能以侵犯结果终了之日起计算。本案中被告人沈某违法行使审批权,当时导致张某出生日期和身份信息被重新录入录入户政管理系统,致使其抢劫的犯罪犯罪事实得不到及时的追究。后又在张某征兵政审中工作中不负责任的出具张某符合征兵政审条件和无违法违纪不良行为的意见,导致张某于2007121日应征入伍等危害后果。在危害后果持续期间,沈某再没有实施其他滥用职权的行为,追诉期限应从2007121日起起算,之后张某继续服兵役至20119月才被抓获归案,这期间是不法状态的持续,而不是犯罪行为的持续。


二、本案属于超过追诉期限的,应裁定终止审理。

根据检察机关指控的情节,“沈某违反公安机关户政管理制度,滥用职权,擅自办理审批他人更正出生日期业务,致使他人逃避刑事处罚,造成恶劣社会影响”,依照刑法第397条第1款的规定,被告人应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依照刑法87条第1款的规定,“犯罪经过以下的期限不再追诉:(一)法定最高刑不满5年有期徒刑的,经过5……..”被告人沈某犯滥用职权罪,于2007121日起算追诉期限,至20121130日追诉期限届满。20121226日,检察机关对沈某立案侦查时已经超过了追诉期限,且本案不是必须追诉的情形。根据刑事诉讼法的相关规定,应裁定终止审理。综上,一、二审法院认定本案已经超过了追诉时效期限,裁定终止审理本案是适当的。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文章和信息来源于国际互联网,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学习之目的。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立即联系网站所有人,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相关文章,保证您的权利。同时,部分文章和信息会因为法律法规及国家政策的变更失去时效性及指导意义,仅供参考。

京ICP备11015275号-4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7207 Copyright © 2018 www.lsgbs.com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网律营管

添加微信×

扫一扫添加朋友圈